张亚中:李登辉的脸谱与面目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综合

张亚中(中评社资料图)   中评社台北8月2日电(作者 张亚中)李登辉告别人世,他在人生这个舞台上,留下什么样的脸谱?是黑、红、花,还是白脸?

  李登辉在《余生》一书中称,蒋经国看上他,是因为他有日本人的特质,对工作有责任感、诚实做事、不说谎。真的如此吗?李登辉一生都不诚实,一生都在背叛自己的过去,既无忠诚,更无耻感。

  李登辉曾骄傲地说,他是用血书宣示加入日本皇军,效忠过日本天皇。他加入过共产党,后来背叛他的同志并加入国民党,但却带头摧毁国民党的理念、撕裂国民党。他因缘际会担任“中华民国总统”,却赞扬皇民史观,附和军国主义,完全无视军国主义曾为“中华民国”带来的灾难。

  李登辉在晚年时,一方面用“我不是我的我”来逃避面对真正的自我,一方面不断以媚日言论来向日本输诚。最终,李登辉寻求的是自己在日本史上的历史地位,因此,他选择为日本的殖民侵略涂脂擦粉、美化颂扬,他主张钓鱼台列屿是日本的领土,嘲笑说朝野对钓鱼台列屿均是无知。

  李登辉喜欢武士道,但却完全没有武士道精神,也缺少日本文化中应有的忠诚与耻感。他一生都在背叛与欺骗,试图做过日本臣民、共产党员、国民党员及台湾人。

  在日据时期,那个绝大多数台湾人民参与抗日或无奈做顺民的被殖民年代,李登辉却以皇民自豪。在那个中国处于内战的年代,他已经了解到,加入共产党是个可以选择的战略赌注。但是当两岸分治已成常态,他认为国民党才是他权力与利益的归宿。

  他可以为了巩固在国民党内的权力而高喊统一,也可以为了政治势力而与黑金结合。当他站稳国民党籍“总统”的职位后,却对摧毁国民党向来不手软。卸任以后为了自保,转以台独教父自诩。他经常将“台湾人的悲哀”、“台湾主体性”挂在嘴边,然而却同时高调地谄媚日本殖民所为,讥讽妇安妇是自愿的。

  李登辉可以完全随环境变化而改变其信仰与忠诚。当他慢慢了解,台独愈来愈不可能成气候,他的言论开始再往日本靠拢。在其余生,他为了向日本证明他比日本人更日本人,不惜践踏台湾人民的尊严,更为了向日本输诚表忠,也不再主张钓鱼台列屿属于台湾。李登辉已经决定放弃做为台独之父,而转将台湾做为他向日本历史输诚祭祀的献礼。他自己清楚地知道,他一生的“德行”,不仅难容于中国史,也难容于台湾史,他在意的是,可否在日本的历史中留下一些肯定的文字。

  俗称的变色龙其实就是变色蜥蜴,也是李登辉一生的写照,为求权力与利益,他可以随时进行背信式的投机操作,但他以“前总统”之尊,每次做出背信忘义、不知羞耻、背叛国人的言行,仍能得到泛绿人士的支持,甚而为他缓颊,问政请安者依然络绎不绝,并引以为傲。台湾的公庙特别多,忠孝节义更是民间价值的支柱,试问,如果我们的社会可以容许白脸李登辉如此行径,台湾还有善良的价值吗?

  “观树之阴影而知其高大,视人之论评而知其德性”!李登辉走了,如何看李登辉的为人,也反映出是个什么样的台湾人。晚年李登辉脱下脸谱,露出真面目,他最希望为他举行葬礼并颁发“褒扬状”的是日本政府,牌位上若能写着“岩里政男”,他才真会含笑九泉!

  (作者张亚中,孙文学校总校长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